• 當前位置:珠寶>訪談

    大時代的小“偏執”:“瘋子”吳峰華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10-29作者:孫涵


      “TTF早在2008年就開始以國際一流的標準去努力,提前了12年付出努力,現在時代到了轉折的節點上,作為小小的個體,我們有幸契合了趨勢,因而被大時代選中。”

     

      “在與西方人溝通和競爭的過程中,我們始終堅持把中國傳統文化推向世界。之所以TTF從一開始就選擇了翡翠作為高級珠寶的主載體,就是因為翡翠在中國文化當中上具有標志性和代表性,它足以承載中國文化當中的審美性。”

     

      “將繼續走自己的路,繼續把設計做好,把工藝做好,把研發做好,把客戶服務好。并且,奮力成為世界頂級珠寶陣營的一員!”

     

      10月14日,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現場發表重要講話,被外界稱為“向世界發出的新宣言”,不惑之年的深圳,再度肩負起新時代黨中央賦予的歷史使命,在新起點上重新出發。

     

      會上,來自珠寶行業的吳峰華與萬捷、馬化騰、馬明哲、王衛等明星企業家作為“深圳40年40人”,受到習總書記接見。

     

      消息發出,珠寶圈反響強烈。作為業內著名的“刺兒頭”“瘋子”“另類”,吳峰華本就面臨很多非議,同行的反應有敬仰,也有震驚、意外、愕然、不服,甚至不屑。

     

      論資歷,不是最老;論規模,算不上大……所以,為什么會是他?

     

      實至名歸?還是名不符實?

     

      吳峰華自己也在暗暗尋求答案。

     

      10月14日,還在現場的吳峰華向本報記者給出他找到的答案:“習總書記現場講話中對于深圳的要求,是打造成對標國際一流城市的、創新創意層面的國際標桿城市和世界級中心,TTF多年作為,恰好契合了這一要求和政策導向。”

     

      2019年2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將深圳定為粵港澳大灣區四大中心城市之一,強調“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努力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2019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發布,為深圳定下“三步走”的發展目標:到2025年,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到2035年,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創業創意之都,成為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范例;到本世紀中葉,深圳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屹立于世界先進城市之林,成為競爭力、創新力、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桿城市。

     

      “創新”和“國際化、全球”是這兩份重磅文件的關鍵詞。創新既是深圳這座年輕城市的標簽,也是它的努力方向。深圳此次表彰“40年40人”采用的關鍵詞是:“勇立時代潮頭、銳意改革創新、敢于實踐探索”,吳峰華受到表彰,從中或許可以得到解釋。

     

      對此,深圳珠寶首飾設計師協會會長杜半進行了解讀:“首先,銳意改革創新,敢于探索實踐,吳峰華這么多年來確實一直在堅持對珠寶設計進行創新和推動。其次,勇立潮頭,吳峰華堅持這么多年沖擊國際市場,就是以無比的勇氣去沖擊最高榮譽,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在行業內,他確實是不二人選。”

     

      深圳市黃金珠寶文化研究會會長曹陽表示:“吳峰華是行業的驕傲,能夠得到肯定與表彰實屬不易,長期的付出與堅持的艱辛只有他自己知道。”

     

      從事珠寶行業多年的夢工場董事長李清飛表示:“這事兒別人還真干不了。”

     

      吳峰華則表示:“習總書記對深圳的要求是對標國際一流,而TTF早在2008年就開始以國際一流的標準去努力,提前了12年付出努力,現在時代到了轉折的節點上,作為小小的個體,我們有幸契合了趨勢,因而被大時代選中。”

     

      對標國際一流的12年

     

      12年前,2008年,向來被稱作文化沙漠的深圳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設計之都”的稱號,是全球第6個、中國首個獲此殊榮的城市,同時成為“全球創意城市網絡”的第16個成員,也是中國第一個加入該網絡的城市。

     

      此時的吳峰華和TTF,正在向“國際高級定制珠寶品牌”邁出第一步。

     

      要做國際化的珠寶創意設計公司,這是2002年TTF成立之初就確定的方向。當憑借玫瑰金專利技術賺得第一桶金,吳峰華就開始把視野投向國際頂級珠寶市場。

     

      2008年,TTF正式鎖定高級珠寶市場,并高薪聘請法國和意大利珠寶業界資深專家,由此滲透到各國際同行的秀場,進行深入探索和學習;201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2010年深圳國際大會”在深圳開幕,將深圳設計之都的建設步伐推進了一大步。這一年,TTF在深圳舉辦了“TTF東方華美珠寶之夜”,正式以“高級定制珠寶”的面貌亮相。

     

      2014年,深圳舉辦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的首個國際設計大賽——深圳創意設計新銳獎,吸引了全球16個創意城市2000多名設計師參與。同年,TTF馬年生肖設計展覽在巴黎開展,這場展覽組織了法國60多個藝術家和設計師,和80多位中國設計師和學者共同參與,當時的媒體這樣報道:“浪漫的法國,高級珠寶的聚集地,在旺多姆廣場和平大街12號,這一刻迎來了18世紀以來第一家源自中國的珠寶品牌——TTF Haute Joaillerie。”

     

      吳峰華回憶說:“對那場展覽,法國各大媒體和藝術評論界,包括法蘭西藝術院都廣泛參與了討論和交流。那次展出的所有高級珠寶作品都由TTF在中國和法國的珠寶工坊制作完成,法國人很震驚,從此再不說中國設計只會抄襲的話……”

     

      這場展覽帶來的影響和人氣,為吳峰華贏得了第一次與習近平總書記近距離接觸的機會。2014年,習近平主席訪法,吳峰華被緊急征召隨團,并受到接見。那次接見對吳峰華影響深遠,他至今仍對習近平主席現場講話中提及的四個自信記憶深刻: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執念中國當代文藝復興

     

      2012年之后,深圳將文化立市戰略升級為文化強市戰略,并于2015年發布并實施《深圳文化創新發展2020(實施方案)》,把文化發展作為最重要的戰略任務之一,力圖使文化成為城市凝聚力和創造力的不竭源泉。

     

      與此同時,TTF也一直堅持在走自己的中國傳統文化道路,吳峰華說:“文化自信這一點,我們一直在踐行著。”

     

      他說:“在與西方人溝通和競爭的過程中,我們始終堅持把中國傳統文化推向世界。之所以TTF從一開始就選擇了翡翠作為高級珠寶的主載體,就是因為翡翠在中國文化當中上具有標志性和代表性,它足以承載中國文化當中的審美性。”

     

      但將代表中國文化的翡翠高級珠寶推向世界并不容易。西方人認為,翡翠是中國民俗的東西,即使蘇菲瑪索已成為TTF品牌的形象大使,在合作的最初也堅決反對公開場合佩戴翡翠珠寶。吳峰華和TTF不肯放棄,經過兩年的磨合,“法蘭西玫瑰”終于接受了翡翠珠寶,自2016開始連續四年都佩戴TTF翡翠高級珠寶亮相世界,其后更多的法國巨星,包括朱莉葉比諾什、伊莎貝爾·于佩爾、阿佳妮等,先后都接受并佩戴TTF高級翡翠珠寶在多個重大場合亮相,帶動了中國翡翠珠寶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提升。

     

      吳峰華對中國文化一直有著很深的執念。他認為,中國品牌在面向國際的過程中,必須要堅持中國文化的根,絕不能丟棄。2017年,TTF旗幟鮮明提出“從宋代美學到中國當代文藝復興”的口號,就是基于一個認知——“宋代既是中國美學的巔峰,也是曾經領先世界的。”吳峰華一再強調:“至今我們依然堅守‘中國文化是高級的,中國現代設計是可以重新走向世界巔峰的’這一立場。”

     

      吳峰華認為:“中國文化創意從業者都應該明白,國際頂級品牌的核心在于文化傳承,大家都應該在理念上把思想打開,既要引進國際頂級資源,又要堅守中國文化立場,真正建立屬于自己的文化自信。”

     

      敢為行業先的悲壯與孤勇

     

      “敢為天下先”是深圳這座年輕城市的傳統,沒有“敢闖敢試,勇當尖兵”的特區精神,就不會有如今的“深圳奇跡”。然而,隨著特區一起成長的TTF和吳峰華卻沒有這樣的幸運,即使順應了“文化自信”的大勢,TTF的國際高級定制珠寶品牌之路也并不順利。

     

      “我們可能成為先鋒,也有可能成為先烈。”吳峰華說。

     

      與業內品牌多在國外象征性設立公司或旗艦店支撐高端形象、操作上更注重國內市場落地開花的常規思路不同,TTF一開始就把主戰場放在了國際時尚和文化的中心——巴黎,它在誕生前后的幾年內,一直不計代價地去挑戰國際頂級品牌。

     

      生肖設計大賽年年要做,并于2014年和2017年兩次做到了法國,“一個展覽1000萬元,兩個展覽就2000萬元”。

     

      2014年~2019年,一擲幾千萬元邀請“法蘭西玫瑰”蘇菲瑪索擔任形象大使。

     

      “花10年時間培養設計師,把中國超過100個珠寶設計師帶到法國,帶到歐洲去做專業交流;再花10年時間消化吸收歐洲的先進工藝,花重金把意大利的設計師工匠、法國梵克雅寶的前技術總監請來深圳,手把手訓練技術工人。”

     

      “每一個設計稿都百般推敲細節,無數次改稿。所有成品的照片和視頻都一定要用最高國際水準的服務團隊。因為對于藝術和美,是不能有一點妥協和將就的。”

     

      2018年,吳峰華更孤注一擲地將TTF首家旗艦店開在了巴黎旺多姆廣場,毗鄰卡地亞。

     

      所有的這一切,對業內傳統的珠寶商人而言,無異于不務正業。作為商人的吳峰華也知道這樣的選擇從生意角度并非理性。他語氣中帶著疲憊說:“擠出幾個億的資源和資金,十幾年堅持做這件事情,如果僅僅是為了生意,僅僅是商業行為,完全沒有必要。”

     

      但他不得不做的理由是:“我們的目標是做真正國際化的高級定制珠寶,但當時面臨的局面是中國這個市場,設計從零起步,高級珠寶的工藝從零起步,高級珠寶品牌的建設也是從零起步,一切都是零。”

     

      而吳峰華理想中的TTF品牌,應該是“中國文化和法國文化精華的結合,要把中國的傳統工藝和歐洲、法國的高級珠寶的精工工藝融合起來,開創一種全新的藝術形式,而不是模仿和跟隨。”他期望以此在西方得到尊重和認可。所以他選擇法國巴黎作為TTF品牌的誕生地和出發點,希望它“站在兩個文化的高峰上出發,天生高貴。”

     

      TTF大把大把燒錢,但業內很多人都知道,那間“開在巴黎的小店”幾乎是TTF的涸澤之漁,其后,原計劃2019年開始開拓國內市場的TTF“沒錢了”。

     

      2020年開年,新冠肺炎疫情洶涌而來,TTF和吳峰華處境更是艱難。

     

      吳峰華帶著一絲悲愴說:“我們短短十幾年時間,要走過西方品牌幾百年的路。”

     

      奔跑本是深圳這座城市習慣的速度和姿態,它一路跑步向前,40年間,從“小漁村”搖身變成國際化的大都市。但同樣跑步向前的TTF,12年間,卻從意氣風發的多金狀態走到了舉步維艱的窮困。吳峰華說:“我和我太太以不睡覺的狀態在拼、在沖,頂著巨大壓力、杜鵑啼血的狀態在堅持長跑,我們已經有些透支了。”

     

      “憤怒”和“傲慢”帶來的爭議

     

      敢為人先的深圳,一路伴隨爭議,敢想敢干的吳峰華和TTF更是一直伴隨著冷眼和非議。人送外號“吳瘋子”的吳峰華,多年來一直貼著“憤怒”和“傲慢”兩大標簽,對他受表彰的質疑,一部分就集中在對他的為人處事上,認為他“不夠德高望重”。

     

      “他看不起我們”“好象很拽的樣子,覺得別人的東西都沒他的好。”“作為一代宗師,居然為一只錦雞和一個后輩激烈爭吵,以大欺小。”“沒修養、愛罵人、口出狂言。”這樣的議論比比皆是。

     

      一如深圳作為“特區”銜金鑰匙而生,吳峰華早期的成長也算得上一帆風順,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天之驕子大學生,在早期的珠寶市場憑借科班出身的優勢不太費力就賺到了第一桶金,又一直對標國際同行,做著“高大上”的事業,他的A面是不計代價要做國際頂級品牌的雄心和身體力行想改變行業落后面貌的真心,B面則是下意識流露的對平庸的傲視。

     

      這一點,在他多年的舊相識口中也得到了證實。

     

      杜半說:“一是直,二是真性情,另外還猛,沖擊力比較大,比較剛烈,對行業的各種現象進行批判,也不怕得罪人。很多時候他針對的其實是事,但是難免會誤傷到人。”

     

      曹陽則更直言不諱:“堅持原創,保護知識產權,肯定就會得罪人。再加上口無遮攔、出言不遜,得罪人應該不在少數。”但曹陽也說:“我感覺這些都不重要,關鍵是他說了什么,做了什么。”

     

      但當大家關注的焦點多集中于“口無遮攔”和“出言不遜”的態度本身時,便很少有人會去關注他在說些什么,疫情期間幾乎被整個行業腹誹的“錦雞之爭”便是實證。

     

      吳峰華本人亦深知大家對自己諸多非議,大多時候他會說些硬話表示無所謂,但偶爾也會低下頭來表示:“有沒有說到哪些具體表現,我好改正。”

     

      轉機雖至,前路依舊漫漫

     

      充滿爭議的吳峰華,依然以“杰出工匠”的身份當選“深圳40年40人”,對他而言,這是一個轉折點。

     

      這種轉折一方面來自于大時代的轉折。深圳40周年,時逢中國改革又到了一個新的歷史關頭,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家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深圳再次勇當排頭兵,為全國探路。這種大時代的轉折必然為小個體帶來機遇。

     

      另一方面則來自于榮譽為他帶來的轉機。不過,TTF的轉機其實早些時候已經悄然奏響了前序曲。

     

      9月17日至22日,全世界最著名的拍賣行蘇富比國際珠寶設計大師專場拍賣“Jewels of Curiosity:Ode to Natu re璀璨雅趣:道法自然”在線上舉行,TTF受邀攜《錦雞》(彩色寶石版本)參拍,最終以底價近兩倍的價格,拍出了94.5萬港元的全場第二高價。

     

      吳峰華說:“蘇富比對供應商的選擇是極為嚴格的,這還是首次有來自中國的設計師和中國品牌在他們那里掛牌拍賣,TTF也是疫情發生后他們新增的第一家供應商。”而且,“在收到我們作品以后,蘇富比全體專家顧問團,所有人,給的都是滿分。”

     

      蘇富比拍賣之后,國際各頂級拍賣行佳士得、邦瀚斯都開始向TTF征集拍品。

     

      對此,吳峰華判斷,目前國內高端收藏品市場再度活躍,全世界的奢侈品鐘表珠寶品牌都再次將中國視為最大、最重要的市場。他表示,大家一定要深刻理解習總書記提出來的內循環和國內國際雙循環相結合這句話的意義,并把握好這個時機。

     

      受到表彰之后的吳峰華變得很忙,忙于接待全國媒體采訪團和各地政府派出的考察組,忙碌中他還不停地思考著習近平總書記為深圳交下的任務。他認為,“習總書記的要求雖然說是針對深圳的,但它對于整個中國都是一個指引。”對于未來,他堅定表態:“我們一定按照總書記的號召和指引,引進世界頂尖設計資源‘為我所用’,堅持中國文化立場,講好中國故事,向世界展示中國設計的影響力和競爭力!”

     

      至于TTF,他表示:“將繼續走自己的路,繼續把設計做好,把工藝做好,把研發做好,把客戶服務好。并且,奮力成為世界頂級珠寶陣營的一員!”

     

      基于TTF目前的現狀,這個任務無疑是艱巨的,有資深同行表示:“如何將獲表彰的勢能轉化為品牌的動能,對目前的TTF而言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但吳峰華表示:“我們有信心!”

     

      記者觀察

     

      時代正逢大變局。深圳特區40周年慶之機,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正式發布綜合改革試點首批40項授權事項清單,深圳再度肩負起新時代賦予的歷史使命,努力創造新的奇跡和榮光。

     

      珠寶行業作為深圳市的支柱性產業之一,處在這一變局當中,更應從整個行業的高度去衡量這一事件的意義。對“規模不大、利潤不高,對整個深圳貢獻有限”的水貝珠寶業而言,“一直對標國際一流,力推設計和工藝創新”的吳峰華當選“40年40人”,這是一個標志性事件,它代表政府和政策導向為行業發展升級指明了一個清晰的方向。

     

      身為珠寶人,在當下,把握好時代大勢的發展和走向,踩準時代步伐,利用好時代給予的機遇,才是最為重要的。

    56.9K
    狠狠色综合图片区